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我的大女儿雪兰 更多>>
 

    我的大女儿雪兰

    时间:2018-02-09 我名叫强利,现年四十三岁,身体强健,喜爱户外运动、露营、船我已退休,读者一定奇怪何以如此年轻便退休?
    我结婚甚早,廿岁时便已做了爸爸。因兴趣,在旧金山稍南湾区当时刚起炉的一家小电脑公司做软体电路设计。公司当时业务平平,发行了股票,但不能付员工全薪,暂以本公司股票代折。我当时有一伯父去世,他独身无其他亲属,我便继承了一大笔为数可观的遗产。我因不须靠薪水生活,索性要公司以股票代换全部薪金,公司也乐意照办。
    十年后,公司股值大增,我的积资也就大大的上升。五年前我时年卅八,已拥有五千万美元票券资财。我将一千万分存多家银行长期储蓄,每年利息收入除税后实有五十余万美元,家用足足有余。另四千万分投入全美国两家信誉最佳的投资银行,授权代我投资营利,五年来本利都呈高角度上升,家中经济情形甚称良好,我也就不须为薪金生活折腰,只做我爱作的事。
    虽然已很富有,我和太太都一致同意,我们照旧过一如昔日的「中产阶级」的自在快乐生活,家中房舍虽堂皇宽大而舒适,但我们决不眩耀财多,只用普通汽车代步,不用豪华名车,免遭人妒。在子女面前,一向不提诸多财富事,以免他们洩露家中多金,致遭歹徒窥窃。
    下面叙述的事,发生在1996年。我有两个女儿,我一直都想多要几个小孩,尤其是男孩。但自二女儿出生后,太太就拒绝再生,实在遗撼。大女儿雪兰(Sharon)的生日是三月十日,一九九六年四月时,她刚进十九岁;小女儿爱丽丝(Alice)的生日是九月十二日,那时正好十五岁半。
    大女儿雪兰身高五尺五寸,体重一百廿三磅,三围是34B﹒24﹒35。棕发、眼球浅褐,甜美动人,但不艳丽,酷似她妈妈年轻时模样。
    小女儿爱丽丝身高五尺三寸,一百一十六磅,三围是32B﹒23﹒34。金发、碧眼,十分美艳,当然这也许是我太喜爱她而生的偏见。
    大女儿雪兰去年(一九九五年)秋进大学,现在复活节回家渡假。打从她星期六下午一时到家时起,就一刻不停的谈她的新爱人男友泰德(Ted)。从她谈话中听来我可以确定她和泰德已有过性行为,泰德已采了她的处女花心。本来平曰在家时我们一向保守,不公开谈“性”,听了这些话令我内心相当愤怒,但我尽量装得不形于色。
    雪兰仍在滔滔不绝的高谈着男友泰德,我对泰德的反感也就越来越重。晚餐后,太太、雪兰、爱丽丝和我,都来到家庭娱乐室看电视,我也照常为我自己和太太调了饮料,同时也因为雪兰已十九岁,已属成年,我也替她做了一杯。以前在家中从未给雪兰饮用含有酒精的饮料,雪兰显得很是高兴接过酒杯,但她仍令人烦厌的说着她的男友泰德,直到电影节目上演纔停了下来。
    虽未见过泰德,但我越想越生气。一方面是因我数月来都不曾有性发洩,太太对性似已完全没有兴趣;另方面我对雪兰照顾无微不至,十九年来投下许多资金心血,如今仍在支付她所选上的贵族类的私立大学所需的大笔费用,还替她购置了新跑车,她却让一个她认识纔几个月的毛头小子了她的嫩,老爸我却连她的小见都没见过,岂不令我气愤!
    当她们喝完第一轮饮料,我又再去调弄了酒料,替她们加上第二杯。是周末嘛,何妨尽兴!
    一边看着电影剧,一边饮酒,我突生灵感!
    10︰30pm,趁大家仍在欣赏影剧,我便去调制了爱尔兰咖啡,可是在给雪兰的那杯中,我偷加了三片安眠药和两片Valium。我递给雪兰,我高兴的看到她很快便将这特制的咖啡全部喝尽。
    不到几分钟雪兰便显得非常疲倦,但她仍支撑到11︰00pm电影收场,纔和她妈妈、爱丽丝一同上楼回到各自的卧室去睡觉,我则独自再看了一会晚间新闻。
    11︰30pm,我关了电视,轻悄悄的来到雪兰的卧室,我将房门关上,并下了锁。她的窗帘没拉上,街上灯光透入,房中视觉相当清楚。雪兰侧卧着,只盖了一层薄被单。
    我鼓起勇气走近她床前。揭开被单,纔发觉她上身赤裸,canovel.com下面只穿了一条小三角内裤。她的乳房白嫩尖挺,乳晕很大,足有一枚一元银币般的大小,乳头呈粉红色,美妙极了,看得我立时欲念高张!我把被单移开,将她轻推成仰卧。她没有反应,我稍感放心。
    手有些抖,我用手指叩住她的裤腰,轻轻褪去她的三角裤。阴毛出现了,接着阴户也裸露出来。我心中充满了欲念,我将三角裤自她脚踝褪下,将小裤裤放在她枕边。
    我轻轻分开女儿雪白修长的大腿,仔细观看她的整个阴户。大阴唇十分肥白丰满,只肉瓣上半部两旁略有少许浅棕色的性毛。我的鸡巴已在裤裆撑起帐篷,真想立刻将整根硬鸡巴插进女儿的桃源秘洞!我将手轻放在她的阴户上,一面提高警觉,如她有醒转迹像,我可立即缩手。我轻轻抚摸她的禁地软肉,手指探入被两片肥嫩大阴唇紧夹住的缝,上下揉弄。纔摸了不到几下,她的眼中便开始自动分泌出淫液,缝渐渐变得沾湿滑润。我伸出中指探入她的阴道,慢慢的插入整条中指。我先前的猜测果然不错︰雪兰已没有处女膜,她已不是处女!
    她仍没有要苏醒的迹像,这令我十分兴奋。我飞快脱去全身内外衣裤,略为褶叠放置床尾。一经解除束缚,我的八寸多长的粗大鸡巴立刻弹了出来,向上成45度的昂起。
    我小心翼翼的侧卧在雪兰的右侧,面向着她,将双腿轻轻的伸入雪兰的双腿下方后,将她的美腿分开,让她的右腿搁在我的腰上,她的左腿靠置在我的膝盖上,然后移动臀部,调整角度,将火热的龟头塞进雪兰的瓣里。
    在肉缝中上下磨擦数回,我将我的粗大生殖器对正雪兰的眼,慢慢塞入。真紧,虽不是处女,花径十分紧凑,我断定野蜂光顾的次数不多,也许最多纔只二、三次吧。我轻微耸动臀部,深怕惊醒雪兰,足足过了五分钟,龟头纔进入女儿的阴道。她的阴道又软又紧、又热又湿,美感难以形容!我继续轻耸腰臀,将鸡巴往里顶,又大概过了十五分钟,鸡巴的前端四寸陷入雪兰的阴道。女儿的肉紧裹阿爸的粗大阳具,那美妙的滋味和心理上的激情感受,只有曾经奸过自己女儿嫩的爸爸纔能体会出其中妙处!
    仍是极温柔的、缓慢的,我继续将鸡巴向雪兰的花心挺进。我心中欲念翻腾,但我捺下欲火,一分一分的向前顶。又熬了十分钟,八寸多长的粗壮鸡巴终于全根插入雪兰的花里!
    我停止动作近一分钟,享受女儿阴肉紧裹我的阳具的滋味。
    然后我将鸡巴抽出一、两寸,又再全根顶入。
    啊呀!不得了!一阵超强的快感突袭脑海。我原本打算在快要射精时即将阳具拨出的,但此刻那股要在雪兰中射精的强烈的欲望,掩没了一切理智,我将铁硬鸡巴深插花最深处,马眼怒张,洩出已压积了多时的热浓精液!啊!那在女儿内射精的感觉,真美的无法形容!像唧筒似的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龟头一突再突三突,精液猛喷而出猛射三次后,龟头仍在跳动,不断的吐出剩余的小股精液一分钟后,纔平静下来。我的鸡巴逐渐软化,它已完成了它的天赋使命!
    雪兰仍在憩睡。我将鸡巴拨出,将双腿自她的玉腿下轻轻抽出。我立起身,替雪兰穿回内裤。我发觉白浊的精液自她的口缓缓流出,我知道她中已充满了我的精液,这使我感到十分兴奋。我将她的美腿并拢,希望这样可以减少中精液漏出。我替她盖上被单,我自己也穿回衣服,回到自已的卧室。然后再脱衣就寝,躺在太太身旁。
    一时不能睡着,我回想刚纔的一幕偷爱情景。我颇为担心,我射在她内的精液量实在很多,明天早上醒来雪兰可能会发觉,下体和内裤有异样,她会怀疑这是我干的事。另外我也不知道她的月经期,现在是受孕期或是安全期。她是否有用避孕药?她是否已经被泰德下种怀孕?
    想着想着不觉一觉浓睡,醒时已是早上九时。起身漱洗后,下楼用早餐,太太和爱丽丝已出门逛街去了。雪兰快十时纔起身,她在浴室淋浴出来,下面穿牛仔裤,上面穿件宽松的套头便装,没扣领扣,不时露出乳房的一小部,显现里面未载奶罩。她看来有些沉闷,但并没有急躁生气模样。我问她睡得可好?她说有些头痛。我拿了两片Advil给她,又替她做了煎蛋、bacon等她最爱喫的早餐。从她的表情看来,她似是一无所觉昨夜曾被我偷奸过。
    我庆幸我的偷爱行动成功,决定继续再来一次。本想今夜动手,但有些担心连续被偷淫留下过多痕迹,她可能会开始怀疑被我侵犯,同时昨夜我曾在雪兰的嫩中十分痛快的射精,淫心已不那强烈高张,所以决定顺延到明晚再偷爱。
    我装成关心雪兰和泰德的亲蜜关繫,找个机会询问太太。她告诉我,据她所知,雪兰没有用避孕药,但她有作适当的防範。我唯唯聆听,不敢再问。
    知道雪兰没有服用避孕药,我可能使雪兰受孕,令我非常兴奋,更想她!
    星期一晚上我依样画葫芦,但这次我减少了迷药的份量,只用了两片安眠药和两片Valium,我希望这仍能让她熟睡,但第二天却不至令她头痛。
    一如前晚,我将龟头塞进雪兰的阴户入口,她一点也没有要苏醒的迹像。这次我动作较快,不几分钟便已全根尽入。我让鸡巴在中停顿了约十分钟,享用女儿的又软、又热、又紧、又湿的阴道。怕惊醒她,我只是慢慢轻轻的动。我将阳具缓缓抽出,直到仅有龟头尚留在内,再缓缓将全根插入。我一再重复这样的轻抽慢送,快感阵阵传来。我不禁大胆的伸手去揉弄她的奶子。她的乳球柔软而结实。细看雪兰仍在憩息,我心中狂喜。
    我挺动臀部,继续女儿的。我将八寸来的生殖器拨出一半,然后再插至尽根,阳根紧抵花心,一阵有节奏的旋磨我重复这的动作,快感也不断的升高我觉得我快要高潮,我便稍稍加快抽送磨旋。突然一股奇妙的快感来临,我赶紧将龟头紧顶心,喷出大量的热浓精液。唉!那感觉真好真妙!
    直到鸡巴软下,我纔很不情愿的拨了出来,替雪兰穿回内裤,盖上被单。
    回到自己床上,仍在回味刚纔鸡巴插在雪兰中的美味。是那的美好,那的自然,为什人们不许父女交媾?如果真的父女性交违反了自然律,那自然老早就应该有所因应,让爸爸的阳具无法进入自已女儿的阴户。圣经上不是记载有许多父女性交的故事,而他们所生子女后代也都繁衍兴旺吗?想着想着我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    第二天早上雪兰没有嚷头痛,而且面色红润,艳光照人,她对夜来我的偷爱窃玉行径似是一无所觉。我整天都在想着她的,她的白嫩富弹性的乳球,希望能常常和她性交。
    照预定,星期二我没有行动。
    星期三晚上,依样葫芦,我驾轻就熟的,一边玩弄沉睡中雪兰的乳球,揉捏她的淡红乳尖,一边缓慢而有节奏的在她紧暖滑润的阴户中磨旋抽送,享受女儿嫩的无上快乐。我真希望雪兰不要回去学校,不要让那可恨的泰德占有她的嫩。不过目下插在这嫩中的是我的鸡巴,而不是她那男友泰德的!
    我继续来回弄雪兰的阴户,揉弄她的奶子。一阵阵的快感传来,好几次我已到了要射精的边缘。每次我都将膨涨的阳具留在内,停止抽送,让那急需要射精的感觉消失了,纔再继续奸淫雪兰的肉。她的儿真美妙,我来只感通身舒畅。
    经过几次停止又再抽送,快感逐步增强,终于极度的快感到来,忍不住了,我便加紧抽送,将龟头紧紧顶住雪兰的花心,噗哧噗哧的猛吐精液。「这是第三次在女儿中发射!」我心中得意的计算着。直到鸡巴软下,我纔将它拨出,再替依然瀋睡的雪兰穿上内裤,让她双腿并拢,盖上床单,纔回房休息。
    躺在床上我仍在回想。我很自豪我已了雪兰三次,三度在她的体内射精,享受到一生从未有过的大快乐,而雪兰仍一无所觉!但我仍不放心,三次射精,每次都在她阴户中留下了大量的精液,迥流时定会浸透她的内裤裤裆,她定会发觉,从而会想到可能是在睡梦中遭人奸污。而我是家中唯一的男人!但她可能不会相信亲爱的爸爸会趁她熟睡时偷奸她吧!
    不过,我又想到有一件事我必须赶早做,纔较妥当。
    次日星期四,下午我回家时,无人在家。我立即来到雪兰卧室,检视她房中的盥洗篮中的待洗衣裤。果然最上面的一件就是她今晨淋浴后换下的白棉质三角内裤,裤裆上下尽是斑斑的精液痕迹,大部份都已经乾了,有些发硬。这令我担心,虽说是雪兰缺乏经验,不能及时觉察到这是精液,而不是她自己阴户的分泌液体,但如被我太太看到,她是极有经验的,一看就会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,而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!每星期五上午太太会收集全家各房中的髒衣服去洗衣机中洗涤,而且会逐一检查,是否须加特别清洗处理,或是太旧了应丢弃。如果让她看到雪兰的这些满沾了精液的内裤,太太一定会抓到我这个偷爱贼。
    我赶紧在雪兰的髒衣篮中再翻索,找到了另外那两条也同样沾满了已乾涸了的精糊的小内裤。我拿着这三条内裤来到我的私用浴室,用了些肥皂将内裤裤裆洗涤乾净,清水冲洗后,确定已无痕迹,用乾的大毛巾包住内裤,充分拧乾,纔回到雪兰房间,将内裤放回盥洗篮,塞回大致和原来相同的位置,以免雪兰发觉任何异状。
    星期四晚上我没有动雪兰。
    星期五晚上,我又用同样的方式,让雪兰熟睡。我来到她房间,只见她全裸仰卧,玉腿八字张开,右手却仍留在阴户上,缝中尽是晶莹闪亮的淫水。显然她临睡前曾手淫自慰,只不知她自慰有否到达高潮,或是还不及高潮就睡着了。
    我立刻脱去自已全身上下衣裤,拉开她盖在阴户上的手,很小心的轻压在她身上。我用手肘支撑体重,胸部轻压住她挺立的乳峰,将鸡巴对正阴户入口,徐徐插入雪兰的阴道。唉!那感觉真舒服美妙!我全根插入后,停止动作两、三分钟,纔开始轻抽慢送。这是我第一次用「面对面」的正常传教士姿式雪兰。我下下至尽根让我俩的小腹贴合,我的阴毛和她的毛交叠在一起,我的如硬棒球般的充满精液的肾囊一次又一次的踫撞她的臀股沟,我不时低下头来含吮雪兰的奶尖,偶而也用手指拨弄她肉缝中的阴蒂。我要好好她,慢慢玩过瘾,因为今天是最后一次,明天雪兰便要回学校了。
    我一边,一边欣赏全裸女儿的睡态。小嘴微微努起,我轻吻了一会,她的嘴唇又软又热。我一遍又一遍的采她的花,足足有四十分钟左右,龟头的快感也越来越浓厚,几至难以忍受。突然,雪兰阴道深处左侧隆突起一小团软肉,龟头踫上时,熟睡中的雪兰便会不自觉的发出微弱的呻吟,跟着整条阴道开始痉挛,一张一合的压榨我的阳具,一股热呼呼的淫水洒在龟头上,顺流溢出,浸湿了我的整条阳具。
    此时我再也忍耐不住,挺起狂涨至九寸长的粗硬阳具,尽量深深插入,龟头狂跳了几下,我开始第四度在女儿雪兰的阴户深处,洩出我的精液,播下我的种子!我深恐雪兰会因这高潮而引起的性兴奋而醒转,但很令人放心的是,雪兰仍双眼闭着,呼吸已转趋平静,仍在沉睡。
    在整个交合的四十分钟中,我的身体虽然紧贴着女儿白嫩的裸体,但我一直用手脚支持自己的体重,以免弄醒女儿,只有粗壮的阳具和她的阴户紧密的结合在一起,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,抽插她的穴。直到射精完毕,纔将阳具缓缓拨出。
    我立起身来,用我的汗衫将雪兰口溢出的淫水和精液揩拭乾净,再将雪兰的双腿合拢,便离开她房间。我知道这次后,可能要等很久纔能再度享用她的妙。
    我躺在床上仔细回味刚纔奸淫雪兰的怡腻情景。从她睡梦中被到高潮的情形看来,她一定没有能自她入睡前的手淫中得到性抒解,纔会在熟睡的春梦中被奸至高潮。只是不知她明晨醒后还能记得这春梦中的一些痕迹吗?我希望她会记得!
    次日星期六,雪兰早晨淋浴后,下楼早餐。我为她做了丰富的早餐,她味口很好,喫得很开心。她妹妹爱丽丝和她细声交谈,问她是不是要回学校了又可以和泰德聚会觉得很兴奋?雪兰回答她是很高兴见到他。这使我听了觉得很不是味道。虽然这一星期中,我偷了雪兰四次,每次都万分舒畅,而我也决心她暑假回家时,还要继续奸淫她,但我就是不愿泰德拥有她,不愿他和她做爱。
    大约一个月后,雪兰自学校宿舍打来电话。她和她妈妈谈了好一会儿,自我太太的表情反应看来,似不是什好消息。太太用手掩住电话筒轻声告诉我,雪兰怀孕了。我假作惊讶,但我心中也不能确定那是我下的种,还是复活节回家前泰德就已让她受孕。她们谈了很久,但多半都是雪兰在讲,她妈妈在听,偶而提出问题或回应她两句。
    挂下电话后太太告诉我,雪兰月经失期,先用自备小仪器测试,结果显示阳性怀孕。第二天再去学校医务处检验,确定已经怀孕。太太继续说雪兰自己也十分困惑她是如何怀孕的。雪兰说她跟泰德一共只性交过三次,但那是上月回家渡假前一、二个月的事,泰德第一次是在她体外射出,后来两次也都戴了避孕保险套。她放假回家前两星期月经还照常来过,那次月经过后,她和泰德虽有过抚摸接吻,但自此就不曾再有机会性交做爱,实在不能了解为何会受精怀孕。
    雪兰对怀孕虽感到意外,但并不在意,不觉得有什不好;唯一令她不快的是,自得知雪兰有孕后,泰德便终止了和她的友谊往来。
    很快暑假已到,雪兰搬回家来。我内心一直盼望她回家,好再施展我的偷爱手段,和雪兰好合。但她已有孕在身,我不敢也更不愿用药迷昏她,以致损坏她的健康。她决定秋季开学前向学校告假,停学一年,待明年秋季再继续去上学。
    回家后,雪兰心情很快便好转,她已完全忘弃了那泰德,这使我衷心感到十分欣慰。她的肚子渐大,有时她也让我摸摸她的腹部,感觉她腹中婴儿的手脚在撑动,我也觉得十分有趣、奇妙。我可确定这是我的小孩,但有时也几乎难以相信,我竟真的让我的漂亮可爱的十九岁的大女儿雪兰怀了我的小孩。
    一如往昔,我和太太都尽力尽心地照顾雪兰,让她安心快乐。爱丽丝也和姐姐十分亲蜜,商议替未来的小宝宝选取名字。她们后来决定,如是女孩,便叫裘蒂,那是我太太的名字;如是男孩,就叫强利,那是我的名字,意在尊奉妈妈的双亲。我欣然同意,觉得很有意义。而且答应小宝一出生,我就立刻替他设置廿万美元的教育基金,供其日后上学之用。为此,雪兰很激动的拥抱着我说︰「爸爸,我爱你!」在她妹妹面前,她毫不忌讳的主动热吻我,而且是倒在我怀中四唇相贴的爱吻。
    1997年1月4日,雪兰生下了一个8磅4盎司的男孩,母子均安。我一直希望有男孩,这愿望也竟实现。全家都很高兴,只是雪兰始终不明白她是如何有孕的。